主页 > 快讯 > 专访欧阳娜娜:少年的力量

专访欧阳娜娜:少年的力量

admin 快讯 2020年03月25日

专访欧阳娜娜:少年的力量

在《北灵少年志之大支配》的世界里,人与神无法相识。  这样的感情没好结果,但牧尘与神女洛璃要求尝试,勇气冲破种族的枷锁。这也是该剧一个核心的概念,战列舰、少年。  少年就是一股冲劲,具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生命力,你不会不愿为了你想要做到的事,竭尽全力去已完成它,而不在乎结果如何。  用朝气去建构世界,以勇气去亲吻不得而知。  这的确是聪慧理应的样子。  01  《北灵少年志之大支配》的焦点在于少年,因此剧中的演员,多是一群年龄相若的孩子。这群孩子聚在一起,哪怕顶着险恶的摄制天气,也能给片场大笑出有一个太阳来。  欧阳娜娜就是其中一员。  剧组摄制的那几天,燕郊的天气总是阴阴沉沉,偶尔降场大雨,整个摄制场地都能淹掉小半。这时演员们就不会停止拍电影,用娜娜的话说道,看起来考试录到一半,忽然被告诉可以过来睡觉。这种感觉,既激动又带着点小失望。  拍电影了一天,拍电影到晚上八九点,眼见着就剩下四五场戏,一天的工作就完结了,忽然来场大雨,今天的戏也不告诉能无法只想拍完。  一群小演员心里思念着拍电影工程进度,站立在屋檐底下等雨停车,可没想雨就越下越大,到了最后,乘积水淹过小腿,这群孩子开始紧绷一起。  欧阳娜娜至今想起那个画面,都实在幸福却又尤其有趣。几十个工作人员挤迫在出口处,手上拿着的手电筒,全部没有电。明亮里一群不肯换身上戏服的孩子们,就车站在被雨淹过一半的台阶,看著大雨心里想要,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上映。  最后,他们没有等到上映的信号,却等来了雨势相当严重到返酒店都危险性的消息,一群孩子反而激动一起,实在像探险,是不是今天大家都回不去了,然后就每个人拿一桶泡面开始不吃,尤其冷笑话。  完结燕郊的摄制后,仅有剧组开始朝新西兰迁移,新西兰没大雨,等着他们的,是皑皑白雪。  于是在大雪里穿著轻纱戏服,嘴巴冻到谈台词却张不嘉祐了习以为常的事,有时候明明是长时间甚至传达快乐的词,谈着谈着一阵大风刮过来,无语泪先流。  然后编剧就要喊出cut,敢新的来。  娜娜谈到最后必要大笑出来。她记忆中的片场,无论环境如何,总是笑声动人的,不管摄制到多晚,只要凑在一起,就好像具有使不完的活力。  满满的生命力,这是少年。  02  而在《大支配》的世界里,少年也有多种模样,比如洛璃。  欧阳娜娜饰演的洛璃,是个不取食人间烟火的神女,她性格淡漠、低冻,这乍看之下,与娜娜本人截然不同。  刚开始转入这个角色的时候,欧阳娜娜也无非费尽了心思。随性开朗的她眼神是浑厚的,讲话时总习惯性地咕溜溜转,活脱脱的阳光少女。这点开朗,在镜头下堪称被无限缩放,因此如何寻找一个低冻神女理应的状态,她没少跟编剧卫斯。  比如举手投足的仪态、讲话的方式,还包括眼神无法是衰弱的,她讲话时一定是忠诚地看著某一处,这些微小的地方,一开始木村了很久。  之于欧阳娜娜来说,洛璃就看起来她的宝藏,每次木村,总能寻找新的惊艳,让她眼前一亮。比如神女的高冷外表下,不太会说出的鲜明咲。  洛璃多年来专心练功不知旁人,只追随在爷爷身边长大,少言少语的洛璃组词不必你我他,有时连话都说不明白。  这些小缺点,让这个最初总爱独来独往,内心十分强劲的神女有了人情味,也让欧阳娜娜找到了这一角色的甜美之处。  后来,洛璃开始不愿尝试与他人做到朋友,一起去解决问题这个世界的种种问题,这个阶段,壮烈牺牲沦为她的关键词。  如打怪之时,牧尘意外中了白暝血咒语,导致双目失明。洛璃一人分担起照料他的责任,在获知一种玉结草的药可以医治牧尘眼睛后,不择手段每日拚命打擂台,只为转入雷域,找寻草药。  不管是解救这个大千世界,还是为所爱之人壮烈牺牲自己,我会实在这样的洛璃,或者好比是为了自己,也为了她的族人、她的爱人,这份大义在当时震惊到我。  角色木村到最后,发展为一种联合茁壮,欧阳娜娜也追随洛璃,教给很多。从少年的战列舰与执著,到演员的演出与技巧。  《大支配》的编剧是个推崇细节的人,在给演员谈戏时,经常嘱咐他们,留意细节的部分,如情绪的切换,台词口条再行到形体。  欧阳娜娜之后拿着自己的剧本,一处处细节的标示,记下编剧说道的每一个要点。她的剧本和别人有所不同,上面除了花花绿绿的记号,还有别人剧本上没的重音与音标。  因为我有时候讲话,重音不会放到有所不同的字上面,整个口音就不会有差异。所以必须特地的去标,然后锻炼这句台词到底怎么读是对的,演出老师也不会给我很多建议,我基本不会这样一点点去学。  如今《大支配》于是以热播,欧阳娜娜也不会不时想到网友们的评论。被说道打戏很帅,或是场景震惊时,她尤其高兴,感觉我们这个世界被认同了,好比是一个角色,而是整个世界观被大家坚信着,很快乐。  当然,也有一些建议,比如父母在观赏时明确提出的走路不大自然,有时候驼背,或是网友、粉丝们明确提出的瑕疵部分,这些也都是我要忘记,并在以后之后去希望的。  源源不断的探求力,亦是少年。  03  如洛璃在被

专访欧阳娜娜:少年的力量

灵阵套住的那一刻,之后与牧尘结为不解之缘。生活中的欧阳娜娜也有这么个魂魄阵,是她的大提琴。  它把娜娜牢牢地套在音乐的世界里,让她还在年纪尚能小时,之后与音乐结为缘,带着她在这个永无止境的世界里一路打鬼升级,苦练了一颗与洛璃一样强劲的内心。  音乐的自学是阶段性的,最初很深,就想要纳好一首原始的曲子。  而一首曲子背后的两翼,是欧阳娜娜在数十年的自学里,才渐渐明白的。哪怕十年都纳同一首曲子,也还是不会实在它有的学。因为里面有过于多细节,无论是音色还是技巧,你必须已完成的东西只不过很多。  这些不仅是技术的挑战,对于一名音乐学习者来说,更好是心理上的压力。这还包括长年重复乏味的训练,在左右手不协商,或是一段旋律总是纳错时的低潮,你要经过大大的锻炼,才能已完成心中想的音乐。  这和演出,实则是一个道理。  在欧阳娜娜显然,它们都可以凝结为一个词,突破,在长年的训练中,大大突破自身的短板。  欧阳娜娜步入演艺圈的第一个角色,是《北京爱情故事》里的大提琴女孩刘星阳,那时演戏对于她来说,是一件理会编剧拒绝,不必有过于多点子且快乐的事。  后来戏演多了,欧阳娜娜才找到里面的门道,某种程度是简单且两翼的。小到与角色给定的口音与语气,大到人物小传的抛光、角色状态的恰到好处。  《秘果》里元气少女于池子的背后,是练就普通话,希望切合角色状态的娜娜;《破风》里火辣可爱陈意荞的背后,是摆弄起扳手钳子毫不含糊的娜娜。再行到如今《大支配》里,对着剧本一个字一个字注音锻炼的娜娜。  从洛璃一角中不难看出的是,娜娜的眼睛里除了原生的浑厚之外,开始有了更好角色的情绪,也开始懂如何用眼神、表情来表达这些情绪背后简单的层次。  如近期播映的那段可谓被列为迷幻药糖表格的时间惯性式表白。洛璃看向牧尘的眼神,仍然是之前满满的温柔与爱意,为了解救牧尘、解救族人,她必需离开了牧尘、没自由选择。  于是呈现出在观众面前的洛璃,望着牧尘的眼神里染上哀伤,与浓浓的不舍,随着她的剖白,哀伤仍在,但不舍的情绪开始渐渐转化成为忠诚,因为我没自由选择。  情绪层次的连贯,也让洛璃内心的纠葛形象一起,更加被观众感同身受,这堪称是娜娜的变革。  你转入到另外一个人的人生里,最初是实在有意思的,现在的话,就更加简单一些。转入前你必须已完成的功课很多,现在不会更加理智地去分析角色,如何在各个方面符合角色所须要,大大提高自己。  确认了之后持续突破,这股冲劲儿,某种程度是少年。  04  虽说音乐与演出之路,都是个必须持续突破的过程,但也有有所不同。  在欧阳娜娜眼中,演戏终归是一种必须团队合作,编剧制片人等剧组人员环环相扣在一起,联合去已完成一个作品。  但音乐,是个很自我的东西。你必须一个人去已完成一个作品的时候,必需去未尽每一个环节。  专访中,每当谈到音乐,欧阳娜娜总是带着很大的热情,滔滔不绝。但提及热情二字,她想要了想要,指出音乐如今之于自己,早已出了一种习惯。如果这是一种讨厌,那这个讨厌是较为浅的。  比如提及《大支配》中由她合唱的《只想一读》,娜娜第一次听见这首歌,脑海里就马上显露出有自己唱起来的模样。  因为它就是为洛璃而写出的,这里面有很多感情,是我们都能感同身受的。当你面临这个世界,面临一个人的时候,你不会只想一念只就让他。而且这首歌的歌词,也非常适合洛璃,几个非常简单的句子,没简单的标记,洛璃也是这样,简简单单的,执著地去维护自己想要维护的人。  欧阳娜娜要求把音乐人划入自己未来的规划。  相比深思熟虑,这只不过更加看起来一个命运大不相同的自由选择,一个她在七八岁的时候,就早已长成兴起的念头。音乐是我自小就告诉,一定会仍然陪伴我长大的东西。我必不可少它,它也必不可少我。  欧阳娜娜是个主观驱动力很强的女生。她自小就讨厌给自己规划行程,还包括音乐上训练,甚至自我管理。  小时候的娜娜对管理自己这双拉琴的手这件事,最为苛刻。不去唱歌滑冰、不骑马自行车,也从来不踢球,任何威胁到双手安全性的活动,她都不做到。  但即使如此周密的维护,也还是没有做万无一失,她的手在一次拉琴中,伤势了。那是我人生最恐惧的时候,我两个星期无法练琴,我实在我就是废置了,我的世界坍塌了。  当然,通向音乐的探求路上,并不是没过迷茫,但欧阳娜娜实在,只要有仍然去找寻自己想要做到事情的意愿,就会原地踏步,等再一遇上讨厌的事,就不要退出,仍然做到下去。  欧阳娜娜近期的规划,是放一张个人专辑。她透漏自己现在早已开始了创作,用音乐来传达自己的念头越发反感,这种感觉,她期望需要放入专辑里面,将专辑制成一个需要几乎传达自己的作品。  我坚信好比是我自由选择了音乐,而是音乐自由选择了我。所以我也自小就实在,自己可以是一个Musician,而不只是一个Player。  最初《大支配》的总制片人白一骢,在谈到选角时曾言,他看上了欧阳娜娜身上的开朗与大自然,这是与洛璃相近的地方。
广告位
标签: